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

爵士與朋克搖滾相遇,一首內戰時期樂曲的原聲編排

RONALD JACKSON撰稿

Edwin Chamberlain,新罕布什爾州第11步兵團G連,身著中士制服

作為一名爵士吉他手,我經常會被“美國流行金曲簿”中的歌曲打動。其實一般說來,美國經典歌曲這一類別總是能擊中我心底的柔軟。“America the Beautiful”、“My Country, ’Tis of Thee”以及“Go Tell It on the Mountain”等歌曲,Glen Campbell、Chet Atkins和Pat Metheny等吉他手的作品,作為美國之聲總是直抵人心,讓我格外有共鳴。

最近迷上了內戰時期的歷史以及那個時期的音樂,特別是一首“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生動刻畫了那些等待心愛之人安全歸來的美國家庭心緒。英國朋克搖滾樂隊the Clash曾在1978年翻唱過“Johnny”,并將其改名為“English Civil War”,這個版本我也很喜歡。我將該版本節奏脈動的低音線與自己的和聲相結合,創作出了一個新的編排。

一般性建議

我創作的這版“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采用了很適合吉他演奏的E小調。我示范演奏了兩次,每次都用穩定的八音符低音旋律向the Clash樂隊的版本致敬。

這段編曲可以用指彈或者混合撥弦方式彈奏。用拇指或撥片負責符頭向下的低音音符,其他手指按壓符頭向上的音符。無論采用哪種方式,最重要的是要讓旋律流動歌唱起來。可以使用比低音更重的強弱來渲染情緒起伏,不過也要注意避免撥弦太用力,令聲音顯得笨拙。在旋律也同時作為和弦的組成部分時,彈奏起來會格外有難度,不過多加練習總能掌握。

低音部分需要注意始終保持堅實穩定的律動感,可以多聽the Clash樂隊演奏的版本,學習整首歌曲的感覺與聲音質感。如果需要的話,也可以先分別練習符頭向上以及向下的音符,熟練后再將兩者結合。

第一遍

從結構上來看,第一部分(1-20小節)結構相對松散,開頭為兩個獨立的部分,單音符旋律以及作為背景音的低音線。前六個小節,和弦隱藏在旋律與低音的相互映襯中。比如第一小節第一拍,音符E和B是E小調小三和弦(E G B)的一部分。然后通過爵士樂中所謂的半音移動,音符D #,D和 C #分別包含在Em(maj7) (E G B D # ),Em7 (E G B D)以及Em6 (E G B C # ) 和弦中。

我在第7-8小節做了適當改變,用開放G弦和B弦引出和聲與音色效果。開放弦音符與按弦音符形成了非常悅耳的音色對比,第8小節的G音,即Baug/D #和弦中升高的五音又在接下來的一個小節中,給回到單音符旋律的Em和弦增加了更多音色質感。

在第12小節的最后,手指順著琴頸向上進行雙音奏法并一直持續到第18小節。在這部分的編排中,我主要用了三度音程來與旋律做和聲,但在第15和16小節用了純五度,與低音線一起就構成了Bm7與Am7和弦。

接著順著琴頸向下彈出一個出其不意的Fmaj7 # 11和弦(E小調下的b II)。我很喜歡開放E弦和B弦音區,即和弦中7音與強烈的11音所營造出的豐滿音色。接下來用一個漂亮的開放E和弦來將Fmaj7 # 11解決。

第二遍

第二遍是從第21小節開始演示“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的旋律。這次我用了更多和弦和更滿的聲位來讓彈奏更有趣。都是用開放弦把位琴頸較高位置的4音符和5音符塊狀和弦。在第21小節,為了營造出一種聲音的連續感,我應用了第1小節出現的半音移動E–D # –D,將其作為銜接和弦的里層旋律。第29小節也在更高的音區應用了同樣的做法。

我在這個部分用了很多爵士和弦,比如第23小節的Gmaj7和弦,7音(四品F #)與開放3弦的基音G形成一種摩擦的效果。而在第23-24小節,這種處理制造出非常干凈的降序低音——在G、D/F #中間的 G–F # — F),還有Fmaj7 # 11和弦。

從33小節開始,為了給這段旋律一個漂亮的結尾,我用三和弦與更輕快的聲位營造出豐富的和弦質感。最后一段我想要較輕柔的從G和弦進入,慢慢增加音量直到第40小節,讓最后的E小調和弦更響亮,給這首鼓舞人心的內戰歌曲一個昂揚向上的結尾。AG

Leave a Reply

苹果机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