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闊的音樂世界

Eric Bibb 在專輯 Global Griot 中借鑒藍調、民謠、福音樂、非洲音樂等多種元素

BLAIR JACKSON 撰稿

手握一把 Peter Wahl12 弦共振吉他的 Bibb 與科拉琴大師 Solo Cissokho
在跨越 50 年的職業生涯當中,唱作人兼吉他手 Eric Bibb 宛如一名音樂“煉金術士”,將藍調、福音樂、民謠以及世界各種風格的音樂元素有機地融合在一起,就好似自成一派。多年來,他堅持與他人合作,與幾乎上百名樂手和歌手分享專輯創作和舞臺表演,其中許多人來自瑞典,這也是為何 Bibb 數十年來稱瑞典為故鄉的原因,當然還有其他的來自歐洲、北美和非洲等地區的音樂人。

其新近發布的雙碟專輯 Global Griot (Stony Plain) 充分展現了這位徹頭徹尾不拘一格的藝術造詣。專輯共收錄了 24 首曲子,其中 20 首由 Bibb 和其他音樂友人合作完成,橫跨七個國家(瑞典、法國、牙買加、加拿大、加納、英國和美國)進行錄制,風格涉及上述所有元素。整張專輯深沉、深情、鼓舞人心、意蘊悠長且曲調悅耳動聽。專輯的小冊子中引出了 griot (gree-oh) 的概念,即“負責以音樂、詩歌或是講故事的形式傳承口述史”的人。Bibb 的合作者都是當代的 griot,肩負著通過歌曲治愈這個傷痕累累世界的使命。

去年十月,我聯系上了住在斯德哥爾摩的 Bibb,一起討論了 Global Griot 的制作。

Eric帶著他的Thompson 12 fret 000 guitar在美國巡演

你創作或是錄小樣的時候有最喜歡的吉他嗎?

沒有,因為我喜歡的吉他實在是太多了 [ 大笑道 ]。按我妻子的話說,或許是我的琴太多了。我目前上手并開始喜歡的琴是一把定制款Santa Cruz。所以我沒有最喜歡的琴,但我有用了很久的吉他,多年來用它們創作了一些曲子。我認識很多制琴師,憑借他們慷慨及對音樂的激情,我收了一些真的很不錯很與眾不同的樂器。

比如說?

好吧,我現在廚房,看到冰箱旁的架子上放了兩把吉他。一把是中音吉他,我新專輯上有用到這把琴,是瑞典優秀制琴師 DavidSundberg 打造的。如今的瑞典有很多出色原聲吉他雜志版權所有 www.kxempx.icu 15的制琴師。那把琴后面是一把 12 弦旅行吉他,是英國制琴師 David King 制作的,那把琴極好,有著天使般的聲音,真的很令人陶醉。所以說,要是從廚房傳來歌曲,有可能就是基于這兩把中的一把創作而來的。

所以說,是吉他影響了創作。

影響很大。要我說他們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相輔相成的。在人聲旋律和基本固定的吉他部分之間變成了一首作品。換句話說,我不是這樣寫歌的:哦,這是 C 和弦,這是減和弦 … 至少我不是這樣的,從一首吉他曲到加在上面的人聲旋律,他們相互影響共同推動。我通常是這樣寫的,不過,我還有別的創作方式。

這張專輯上的 12 弦共振吉他聽上去怎么那么顯著?

那把琴很棒。頗有創新感,是一位名叫 Peter Eahl[Peters Resonators 背后的德國制琴師 ] 的作品。他差不多算是復活了他所找到那些老樂器,比如上世紀 30 年代的 Sears 郵購產品冊和 Stellas。但這是一把 Otwin,60 年代的東德 12 弦琴,真的很結實。他基本上把轉變成了一個共振 12 弦琴,因為他的定制共振吉他都是自創的,重新移植,刷新舊琴。聽上去就像是一把凱爾特豎琴,發出鳴鐘般的聲音。他做的琴我有兩把。

我可以列舉的制琴師有很多。英格蘭Fylde Guitars 的 Roger Bucknall 派人送了 6 把琴到我家讓我試彈,我之后回他說:“那五把你可以取走了,剩下那把我實在愛不釋手,讓我著迷不已,好吧,你開個價吧。”他最終與我合作的簽名款吉他是雪松面板,類似OM型號, 多年以來一直是我的得力助手。

我在外工作的時候常用一把 Larson Brothers 吉他,不是那個老牌的 Larson Brothers[ 位于芝加哥的制琴師,最早源于瑞典,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很流行 ],而是由法國制琴師 Maurice DuPont 制作的新一點的琴。德國有人收購了 Larson Brothers 的品牌,他們生產出的琴挺不錯的。我的是全桃花心木的。當時那整個夏天我正在巡演,替George Benson 開場,我當時在試音,這時George走過來說: “天啊, 聲音太好聽了,你彈的是什么吉他?”我拿給他看,于是我們就成了片刻的琴友, 正當他要離開時, 我說到:“我給你寄一把吧!”能給自己的吉他偶像寄琴這種事也不是天天有!

單是在斯堪的納維亞就有這么多的精益求精的制琴師。我還有一把很喜歡的琴,是一位名叫 Thomas Fredholm 做的,他為Alison Krauss 品牌做琴。

“Michael Row da Boat”中的保加利亞吉他是什么琴?

那是一把制作于保加利亞索菲亞地區的吉他,琴有兩個音孔,琴腰上部比較夸張,有一個監聽孔。有一個尾部吊架,聲音是這樣的 [ 他彈奏了一段鐘鳴般的和弦 ]。面板還是層壓合板,真的很便宜,但我很喜歡。你可以在 [ 馬里音樂人 ]Ali Farka Toure 的 African Blues專輯封面看到類似的吉他。當時,我認為馬里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國家,與保加利亞有交換生項目,所以說一些保加利亞樂器最終回到了馬里。

談到馬里,科拉琴樂手 Solo Cissokho出現在了這張新專輯上。像你這樣與科拉琴合作的樂手,對你創作的吉他部分產生了多大影響?很明顯的是科拉琴有著自己清脆、極具辨識度的響亮度,似乎大部分時候你都是搭配使用的 12 弦共振吉他,因為那樣有更多的延音。

沒錯。因為 Solo 是位極具氣場的樂手且即興表現驚人,我喜歡的是實時彈奏一連串的變化,通常是琶音。我演奏的方式實際上某種程度上源于早年的古典吉他演奏,所以我開始將古典吉他中學到的技巧與變化拇指撥弦以及原聲藍調演奏融合在一起。這是一種非常具體地將旋律融合到前三根弦的方法,然后就有了內在旋律,還有一個低音線。所以說那是源于鄉村藍調和古典吉他的研究結合。但是當我開始與Solo演奏的時候, 他一開始便對我說 : “天啊,你彈的東西里有這么多的科拉琴旋律!”我聽科拉琴音樂已經很久了,這話沒錯,那種所謂的琶音吉他風格讓人不禁聯想起我聽到過的許多科拉琴旋律,我比較傾向于那種藝術形態而且深受其影響。所以我們在相互協調的時候還是挺愜意的。

我之前并不知道你有古典吉他背景。

我是聽著Segovia、 彈著Carcassi長大的。你發現一個大拇指和三根手指放在弦上,或許還有小指停靠其上,那其實就是一種管弦樂。有許多東西同時進行 ; 四根手指可以做許多事。

你有過彈普通 Martin 或是 Gibson 琴的經歷嗎?

當然。我之前有個高中朋友,他有一把很不錯的 Guild 12 弦琴,總是借給我彈,我現在正在看當時拍的照片!那是我最喜歡的一把琴了。我到歐洲時,我不僅對當地的小眾制琴師感興趣,還喜歡常常出現在高檔商店的古董樂器,雖然說它們對大多數職業音樂人來說太昂貴了。我有過也喜歡過一些古老的小型 Gibson 和 Kalamazoo 吉他。我有一把 Martin 琴,是一把加了一根高音 G 弦的Roger McGuinn 七弦琴。Roger 幾乎厭倦了拖著兩把琴到處獨奏演出,當然他也需要那種 12 弦琴的聲音,所以他就想出了一個這么有意思的改造吉他的方法。

你要是來美國巡演需要帶幾把琴呢?

一般是帶三把。我希望還能多帶幾把,但往往都是帶三把的,也不一定。不久前,我收了這把美妙的 Waterloo 吉他,你知道的,是Bill Collings 的副牌,我很喜歡!是 JumboKing 型號。然后就是帶著那把我提到過的Santa Cruz 定制吉他,我到手沒幾天。我叫它“嚎狼”因為上面有塊很漂亮的狼嚎叫的鑲嵌,琴體與琴頸相接于 13 品,全黑色的。我還會帶一把紅杉面板的小型琴,是芬蘭制琴師Juha Lottonen 做的。

你有沒有渴望中的圣杯吉他呢?

哦, 那 恐 怕 很 多 了! [ 大 笑 ] 要 我 說 還 是D’Angelico New Yorker 吧。


更多訪談內容,請登錄AcousticGuitar.com。


Leave a Reply

苹果机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