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Mitchell的非凡音色A Singular Voice

深入Joni Mitchell的創新型演奏風格

JEFFREY PEPPER RODGERS找到適合的節奏型

尤其是從專輯For the Roses(1972)開始,Mitchell的調弦和撥弦技巧一路突飛猛進。

For the Roses中的一些歌曲使用開放D調弦(如“Barangrill”,采用D7調弦:D A C F# A D)或開放G調弦(如“For the Roses”,采用G G D G B D,6弦比5弦高一個八度)的變式。Mitchell在“Cold Blue Steel and Sweet Fire”中采用開放G調弦,且6弦調低至C。練習7中,在3、4弦上從布魯斯低音重復樂段轉換到飽滿和弦,其余弦上則演奏空弦音。

For the Roses中,“Woman of Heart and Mind”采用B F# C# E B D#,即為B大調調弦,其中加入9音和11音。

練習8中,可將調弦調高半音(C G D F C E),這樣演奏更簡單些。按中音弦可營造動聽音色。Mitchell還有一把吉他同樣使用此調弦,所用和弦也類似,這把吉他演奏了Court and Spark的“Just Like This Train”。隨著時間的推移,Mitchell開始喜歡sus6、sus7、sus9、sus13等可輕易演奏出豐富泛音的和弦。

盡管名字五花八門,但Mitchell在其歌曲中所用的和弦型都很簡單且固定:封閉和弦和幾個循環使用的類似練習8中的Fadd9和D9和弦。(說明一下,盡管和弦圖中顯示用4指彈奏此和弦型,但Mitchell常用拇指按6弦)。調弦中泛音比較復雜,不僅僅是指法上,Mitchell是這樣形容她的和弦演奏方法的:只要將和弦放入調弦中,馬上就會出現三個和弦,開放和弦、五品封閉和弦、七品封閉和弦,同時還會高八度,就像12品出現的半指法一樣。這樣你就能找到屬于自己的調式,這是很有趣的。”

 

盡管Mitchell使用的和弦型總體很簡單,但她很少采用塊狀和聲。她將吉他看作是一個迷你管弦樂隊,低音弦就是長號、高音三弦就是大提琴和中提琴(在Court and Spark等專輯中,她將長號式的吉他演奏和真實的長號和管樂器演奏重疊)。她曾在很多歌中使用過部分和弦并演奏和聲旋律。可以在練習9中聽到此,此練習以“Refuge of the Roads”為基礎(出自專輯Hejira,采用C A C F A C調弦),在高音弦上演奏重復樂段,同時在7品和5品演奏封閉和弦。

 

右手撥弦

Mitchell的吉他演奏最難模仿的部分就在于模仿她從70年代起慣用的撥弦技巧,即一種類似繪畫技巧般的指彈和掃弦混合指法。用Howard Wright的話說:“多數時候,她只用拇指彈奏低音弦,2或3個手指在其他弦上演奏部分和弦掃弦(上掃),單獨彈撥的手指有時可演奏樂句和旋律。”他還表示,指甲需要留長,超過指尖,這是上掃時音色清晰的關鍵。

除了演奏低音的部分,拇指還要在低音弦上輕輕擊打,營造打擊樂效果。按Mitchell的話說:“我的演奏風格很大一部分就是演奏和弦時輕輕拍擊,這樣低音弦就會出現小軍鼓的效果。有時是無調的。”

如果你看過Mitchell的現場演奏視頻,強烈推薦學習她這部分演奏風格,注意右手動作要優雅流暢。

 

Dave Blackburn表示:“Mitchell的手指十分纖長,能夠游刃有余地游走于琴弦之間,腕部弧度優美,撥弦方向與琴弦垂直。”

練習10中,就用她知名度更小些的“Night Ride Home”進行練習,本練習中采用Cadd9和弦及C G D E G C調弦,以此練習Mitchell的撥弦技巧。用拇指彈撥低音,其他手指上掃高音弦,拇指在低音弦上輕輕擊打,主要在第2拍,營造踩鈸的效果,還可以在YouTube上觀看Mitchell在1988年荷蘭國家電視臺表演的“Night Ride Home”。

 

試著在練習11中演奏一段類似的旋律,在演奏Turbulent Indigo中收錄的“The Magdalene Laundries”時在兩個和弦節奏型中來回交替。雖然只用在Mitchell的這首歌中,但B F# B E A E調弦應用范圍很廣,6弦降至B音,1弦為標準E音。注意這首歌并非采用B調,而是使用A調;I和弦所在位置為6弦10品。想要營造打擊樂效果,可將拇指在2拍處輕輕拍擊,Mitchell在她的歌曲中會隨意加入切分重音,效果類似于架子鼓。

節奏方面,可以看一下Mitchell在2007專輯Shine中對歌曲“Big Yellow Taxi”的重新演繹。其中沒有了原版直白的民謠搖滾掃弦,轉而加入了類似練習12的切分音節奏,帶有十足的打擊樂和斷奏效果。你也許會有和我一樣的發現,用手指,而不是搭配撥片,會更接近Mitchell的演奏效果。

1974 年八月,MITCHELL 在洛杉磯環球劇場

發展之路

Mitchell練習吉他的方法激勵了很多樂手對于變化調弦的研究。有些當代樂手或作曲人也都深受Mitchell的影響,最近遇到的優秀年輕樂手Madison Cunningham就是其中一位。不過Mitchell的整體演奏風格太過另類,想要找到類似的樂手太過困難。在Sue Tierney看來,Mitchell在這方面就是一個異類,她表示:“另一個被我歸為此類的就是Michael Hedges,他把吉他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樂器。”

?

Blackburn表示:“我看過David Wilcox和Jonatha Brooke等樂手仿照Joni的風格演奏過。但這并非某種技巧或是“演奏風格”;每首歌曲中她總能創造出新奇的音色及和弦,而且常常尋找適合歌詞的情感色彩。James Taylor是Joni的昔日的朋友及戀人,用他的話說,Joni的作曲并非只是在畫布上作畫,而是為每首歌曲先設計出畫布!我們中又有多少人能如她這般耐心和頑強呢?”

 

在一個Mitchell已經走下舞臺的時間深入研究她的音樂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幾年前,腦動脈瘤幾乎奪去了她的性命,同時有報道稱她的健康狀況堪憂。但Eric Andersen一直與Mitchell保持密切聯系,她還是Andersen的女兒Sari的教母,最近去她家探望她之后帶來了好消息,他為Mitchell演唱了她那首經典的“River”,而作為歌曲創作者的Mitchell也輕聲地和著。

他說:“他們告訴我這是她從生病康復后第一次唱歌,我把一個開放調弦的吉他放在她的腿上,她還彈了一小段,很高興看到我的姐妹能夠再次拿起吉他。”AG

?


雙姝合璧

如果你曾努力學習歌曲錄音中Mitchell的演奏部分,你很快就會發現一個情況:常常會有兩把或多把吉他演奏類似但不同的部分,甚至是在其早期歌曲“The Circle Game”中也有雙軌吉他。這種效果在專輯Hejira中特別明顯,這里的吉他演奏部分更加松散。Howard Wright表示,在歌曲“Hejira”中,“兩把吉他有意或無意地營造出小小的變化及模糊和緩的效果。”Mitchell還將這種多軌效果在專輯Chalk Mark in a Rainstorm中發揮到了極致,在歌曲“My Secret Place”中運用了20多把吉他的多軌效果。

因為不可能用一把吉他重現多軌音效,一旦學會了以上和弦,就需注意整體的感覺,而不是只糾結于某一段節奏型,Mitchell也是這樣的。


調弦訓練

深入研究Mitchell的調弦可能會擾亂你的手指和吉他。只需要問問Dave Blackburn,他和妻子Robin Adler曾幫助Mitchell錄制了從Blue到Mingus整整6張專輯,他表示:“我難以適應的地方就在于她在不同歌曲錄制中的調弦和調整,而且那時還沒有調音器。琴頸并不適宜壓力的變化,常與弦枕和弦橋摩擦會導致琴弦斷裂,即便是把音調低也不行。我所適應的是將幾把吉他安上規格適合的琴弦,然后放上幾天或幾周再彈。”

Mitchell的調弦中,低音弦的音要調得很低,而高音弦則需接近標準調弦,最好使用D’Addario EJ19中張力低音弦搭配輕張力高音弦。針對低音調弦,Blackburn建議使用平價的中音吉他,比如Alvarez ABT60,其琴弦規格與預期的音高最為接近。

Blackburn表示:“所以,比如對于采用C G D E G C調弦的歌曲,我會用.059或.065作為低音弦,5弦降到G音,4弦為正常的D音,3弦為D音調高到E音,2弦為G音,1弦為C音,這種搭配效果很棒,所有琴弦都接近正常的張力,中音吉他的音階能幫助加強琴弦共振。”


Leave a Reply

苹果机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