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Mitchell的非凡音色A Singular Voice

深入Joni Mitchell的創新型演奏風格

JEFFREY PEPPER RODGERS

Joni Mitchell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嘗試以常規方法學習彈吉他時才剛接觸吉他不久(受到60年代初的民謠復興運動的影響),當時她找到一本Pete Seeger的教學專輯進行學習。

 

在1996年的《原聲吉他》雜志采訪中她告訴我:“我直接使用了Cotten撥弦法,拇指在6弦、5弦、6弦、5弦之間來回交替彈撥。我實在做不來,所以我最后基本都是只彈6弦,而且時不時會撞到5弦。Elizabeth Cotten真的很了不起,只是我模仿不來。”

 

所幸,Mitchell在吉他演奏上的成就較Cotten的指彈風格要更深遠:她的演奏風格自成一派,與其他人皆不同。Mitchell通過一系列不斷變化的特殊調弦創造出另類泛音和獨特的豎琴式撥弦風格,從而對作為伴奏和作曲工具的吉他進行了徹底的改造。演奏風格的改進與其成長為當代著名唱作人的過程密不可分。

 

過去,要破解Mitchell如何在Court and Spark or Hejira等專輯中演奏出飽滿音色要頗費功夫,但現在她的作品記述就要詳盡多了。Mitchell官網中有非常詳盡的曲譜庫,還能在YouTube上找到很多視頻課程,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吉他曲集Joni Mitchell Complete So Far . . .終于在2014年出版了(其中包括167首歌曲的調弦和節奏型并以1996年《原聲吉他》封面故事作為序言)。

 

即便掌握以上學習資料,但在學習Mitchell演奏風格的過程中還是很容易感到困惑,拿起吉他時,我想起沒有學完的Bb F Db Eb Ab C調弦(Turbulent Indigo中的“Last Chance Lost”即采用此調弦),我感覺自己一腳踏進了一個模糊地帶。學習Mitchell演奏風格的最好方法就是循序漸進,從她最初幾張專輯中的民謠歌曲過渡到之后的爵士歌曲,這也是本課的目標。我還找到Howard Wright、Sue Tierney和Dave Blackburn三位Mitchell狂熱粉尋求指導,jonimitchell.com網站的吉他演奏版塊即由他們打造,還有唱作人Eric Andersen,是他幫助Mitchell踏上探尋開放和弦的道路。

Ladies of the Canyon, 1970
Mitchell于2007年推出首張錄音室專輯Shine,之后的10年里基本淡出公眾視野,尤其是在2015年患腦動脈瘤之后更是如此。去年11月,Mitchell度過了75歲生日,并在洛杉磯舉辦了音樂會,Graham Nash、James Taylor、Chaka Khan、Emmylou Harris、Norah Jones、Los Lobos等人悉數到場表演。這也是探索這位先鋒樂手所創造的獨特財富的絕好時機。

使用開放D調弦

在剛成為樂手和唱作人時,Mitchell就開始使用變化調弦;為何要按這個方向發展,按照David Yaffe最近出版的人物傳記Reckless Daughter中的說法就是因為其曾患小兒麻痹癥,導致手部力量減弱,所以調到開放調弦演奏會讓她的手部更輕松些。只有她最早的幾首歌(“The Urge for Going”、“Tin Angel”)和最近的幾首(“Harlem in Havana”、“Shine”)使用的是標準調弦。

 

Mitchell對于調弦的艱苦探索始于上世紀60年代中期,當時她住在底特律,和她當時的丈夫Chuck Mitchell以組合形式表演。一天晚上,Joni去了當地的一家民謠酒吧Chessmate去看Eric Andersen的表演,后者因受到Muddy Waters和Mississippi Fred McDowell等滑棒樂手的影響而開始使用開放調弦。

 

For the Roses , 1972
Andersen回憶道:“她不喜歡用標準調弦演奏,用標準調弦彈起來會很困難,想想學習和演奏封閉和弦有多困難就知道了,而且,以她的個性肯定覺得無趣,而且會導致其他音樂技巧的缺失。我在底特律表演時用得都是E、D和G調弦。之后我們一起去了她家,她對那些調弦很是好奇,我為她示范了一下。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開放D調弦(D A D F# A D)就是學習Mitchell演奏風格的一個很好的切入點,這在她被翻唱最多的歌曲“Big Yellow Taxi”和“Both Sides Now”中都能聽到。她也會演奏這些歌曲,和后來的撥弦技巧相比相對簡單。

 

Complete So Far歌曲集中, “Big Yellow Taxi”和“Both Sides Now”與其他一些收錄在Mitchell早期專輯中的歌曲均采用開放E調弦(E B E G # B E),降一個全音即為開放D調弦。因為開放E調弦需要將5、4、3弦的音調到高于標準調弦,所以從吉他和琴弦規格來看這樣并不合適,于是我用開放D調弦搭配變調夾,從而達到歌曲的原調。

 

練習1中,先根據Ladies of the Canyon中的“Conversation”一段和弦進行掃弦,采用開放D調弦,并在4品處夾變調夾。

在Mitchell的多數歌曲中,重復使用的和弦型并不多,不過空弦音不少(可在60頁“Both Sides Now”的樂譜中查看其作品中所使用過的相同節奏型)。針對F和E和弦,可以分別在3品和2品處使用單指封閉和弦。

 

開放調弦的美妙之處在于在其便于在低音弦空弦音的基礎上演奏按弦音,從而拓展吉他的音域。Mitchell在其早期歌曲“Chelsea Morning”中就曾使用開放D調弦(或開放E調弦)。在以主歌部分為基礎的練習2中,先從10品和12品(變調夾以上位置)的高音弦著手,然后再在5品處演奏單指A封閉和弦。如練習1所示,在和弦型之間演奏空弦音。練習3中顯示的是一段以副歌部分為基礎的動聽旋律(“Oh, won’t you stay/We’ll put on the day . . .”),這里的下行低音線中,在清亮的和弦進行中注入了布魯斯之感。

開放G調弦指彈

在Mitchell早期的歌曲中,她同樣會使用從Andersen那里學到的其他常用開放調弦,比如開放G調弦(D G D G B D)。

使用開放G調弦的一個范例就是“The Circle Game”,并且早在Mitchell 1970年發行專輯Ladies of the Canyon之前,Ian&Sylvia、Buffy Sainte-Marie和Tom Rush等樂手就已翻唱過。如練習4所示,以合唱部分為基礎,和弦節奏型十分簡單,但演奏起來有些困難:按照切分音節奏1-2-3/1-2-3/1-2,每個1的位置均為低音。Sue Tierney將Mitchell在這些歌曲中的撥弦法稱為“八音盒指彈法。”如第1小節所示,用開放G調弦練習,開始時先慢慢來。你或許注意到了指彈部分的高音奠定了旋律的基調;Mitchell的演唱和演奏永遠緊密契合。

如果想進一步學習“The Circle Game”,注意她將食指伸到指板上的低音弦一側,,演奏兩個封閉和弦,如練習5所示。這同樣也是當代樂手Richie Havens的拇指按弦技巧,而他使用的是開放D調弦。

要用開放G調弦進行進一步的練習,可演奏以“Little Green”為基礎的練習6。開放調弦搭配簡單的指法可以創造出悅耳的延伸和聲。

 


調弦的數字排序

想要學習Mitchell的調弦,最好是要先理解她的調弦體系(根據其吉他檔案管理人Joel Bernstein的記述):先搞清最低音弦的音高,其余琴弦,品位數與下一弦的音高相等。此系統中的標準調弦為E 5 5 5 4 5:從6弦到5弦差5品;5弦到4弦差5品,以此類推。開放D調弦(D A D F# A D)為D 7 5 4 3 5。

此數字體系不僅讓調弦變得簡單,還可讓相同的調弦在不同的音高處重復使用。多年來,Mitchell的調弦隨她的嗓音而變低。比如,開始時她使用的都是開放E或開放D和弦,之后她使用的就是開放C甚至開放B調弦,不過琴弦間的音程都是一致的(低音弦和之后的7 5 4 3 5)。她的很多調弦在低音處都采用 7 7或7 5,而且音程不同。可登錄jonimitchell.com,也可從Complete So Far吉他曲集中查看以上調弦的具體使用方法。

?


Leave a Reply

苹果机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