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放不羈的音樂之魂FREE SPIRITS

看三位即興演奏樂手尋找特殊的音色

ADAM PERLMUTTER撰稿

奔放不羈的音樂之魂

上世紀60年代,英國吉他手Derek Bailey擺脫桎梏,轉而追求自由的即興演奏,與方法學相比,它舍棄了流行樂的固定結構,如32小節和12小節布魯斯,同時也突破了聽眾的期望。在這一過程中,擁有奇思妙想和獨特技巧的Bailey為吉他技巧方面的拓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幾代音樂人之后,幾個充滿奇思妙想,同時深受Bailey影響的即興演奏樂手繼續從吉他身上獲取全新的聲音。Wendy Eisenberg、Arian Shafiee和Tashi Dorji演奏的音樂十分動聽,每個人都和VDSQ唱片合作推出過一張原聲吉他獨奏專輯。我曾問過他們是如何走上即興演奏之路的,他們一路以來的發現,以及他們所使用的設備。

‘我去Ted 的錄音室,在這間漂亮古樸的屋子里即興演奏了兩個小時。 ’

WENDY EISENBERG

Wendy Eisenberg是一位爵士樂手,2010年進入伊士曼音樂學院,但有一天早上醒來,她的撥弦手臂出現了麻木、抽痛的情況,她知道出問題了。最后查出是神經壓迫,而這也改變了她之后的發展方向。

她表示:“我決定繼續上學,但把每天的演奏時間控制到很短。這種局限會讓人感覺很糟糕,所以我開始爵士風格的即興演奏,但會以自己的方式和技巧來彈。”

Eisenberg喜歡朋克、噪音搖滾和其他伊士曼學院并不教授的音樂類型,且和爵士結下了不解之緣。所以,在2014年畢業之后,她前往新英格蘭音樂學院攻讀當代即興演奏的碩士學位,這是一項獨特的專業,由鋼琴家Ran Blake創立,而即興演奏也是一種獨立存在的音樂類型。(我在上世紀90年代也曾進修相同專業)。Eisenberg表示:“我在這個專業中學到了如何通過自身的實踐進行演奏,同時還能訓練我的耳朵,讓我能夠將所聽到的音樂準確地演奏出來。”

現年27歲的Eisenberg住在馬薩諸塞州西部,通過各種演出已經成為一名新星。是剛剛解散的實驗樂隊Birthing Hips的吉他手,還在專輯Time Machine(HEC)中嘗試了古典歌曲,并在The Machinic Unconscious(Tzadik)中嘗試了電音效果,還在Its Shape Is Your Touch(VDSQ)中進行了吉他獨奏。

Its Shape Is Your Touch

Eisenberg彈得是她很喜歡的一把1959 Gibson ES-175,它的原聲音色可通過擴音設備大大增強,還在Ted Reichman的錄音室中完成了Its Shape Is Your Touch的錄制。Eisenberg表示:“我去了Ted的錄音室,在這間漂亮古樸的屋子里即興演奏了兩個小時。我有很多演奏上的想法,錄制這張專輯最重要的就是演奏,找出問題,同時梳理出來。”

當問到具體有什么問題時,Eisenberg解釋說,重點在于探索順序不同的旋律及其在不同情境下的效果。她表示:“就比如開放C和弦,你所面對的并不只是一個大三和弦,而是吉他作為作曲及美式吉他演奏所用工具的深厚歷史。這才是關鍵。”

細致觀察

Its Shape Is Your Touch中的歌曲“Goldenseal”中,Eisenberg使用了一個最基本的開放C和弦。并在其中加入了很多變化,如練習1所示。有些和弦,如第2小節所示,包括大三度(E)和小三度(Eb),除此之外,還有加入低音G的Fmaj7和弦,以此增加平和開闊的感覺。就這樣,Eisenberg成功地解決了C和弦的使用問題。

Eisenberg所彈樂器

1959 Gibson ES-175D,搭配DR Pure Blues琴弦(.011–.050)、Martin SigmaGCS-2,搭配各種Martin琴弦;Fender Princeton音箱;D’Andrea Pro Plec 351(1.5mm)撥片。

Arian Shafiee

ARIAN SHAFIEE

幾年前,Arian Shafiee賣了很多演奏設備,然后從波士頓搬到了紐約,在一個朋友位于蘇豪區的房子外搭帳篷住,在沒有任何設備的情況下,他在eBay上買到了一把適合居家使用的吉他。“一次心血來潮,我花了200美元買下了這把90年代早期的Guild吉他,而我也很喜歡這把琴,還用它創作了專輯中的歌曲”。

Shafiee現年27歲,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演奏吉他,當時他在位于舊金山的家中地下室里發現了媽媽的電吉他,他起先演奏經典搖滾,然后是噪音搖滾,直到最終發現了改變他一生的20世紀大師之作。他表示:“我聽到了Morton Feldman的《第二弦樂四重奏》,那是一場時長七小時的四重奏,當時我只有15歲。這讓我的人生從此改變,從那以后,我對吉他的興趣稍減,轉而開始作曲,就這樣各種情況融合到了一起:作曲、奇怪的即興演奏技巧、吉他演奏。”

Shafiee和Eisenberg一樣,也是伊士曼音樂學院的學生,學習當代即興演奏,他表示:“基本就是學習各種即興演奏的研究方法。由于受到西方和中東音樂的共同影響,他采用了融匯二者的一種獨特演奏技巧,這都要得益于他伊朗和土耳其的背景以及對微分音的研究。Shafiee表示:“我的工作就是將所有從(作曲家Henryk)Górecki那里學到的技巧注入第二場黑色金屬樂風潮之中。”

A Scarlet Fail

在搖滾樂隊Guerilla Toss中,Shafiee的演奏總是充滿激情,但他的獨奏專輯A Scarlet Fail(VDSQ)使他他找到了一種自我反思式的基調。他說,這張專輯是他在得到這把Guild吉他不久后成型的,那時他很喜歡在朋友家的樓梯間彈琴。Shafiee表示:“我希望演奏很基本的東西,像是C和弦。和弦會融合到一起,讓我演奏的一切都變得動聽起來。”

Shafiee將他在樓梯間里即興創作,其中有些使用非標準調弦搭配部分變調夾的歌曲改編為更加固定的旋律后收錄到其專輯當中。這些曲子中雖然有時會顯現令人熟悉的部分,比如稍縱即逝的大三和弦,但總體神秘和緩,而且也絕非常規使用手法。對此,Shafiee解釋道:“彈奏電吉他時,我會想營造鼓和鍵盤的感覺,彈原聲吉他時,我會運用奇怪的想象,多數時候我會想象豎琴的效果,這會給我很大的作曲和即興演奏的空間,”

仔細觀察

A Scarlet Fail收錄的歌曲“Muted Heather”中,Shafiee使用了自己發明的特殊調弦,從最低音弦到最高音弦,D E B F# A# B。練習2中的摘錄,即從錄音2:40處開始直到結尾的部分,其中顯示出Shafiee嫻熟的技巧,其中融入了和弦(Gmaj7/F#)、三和弦(B)和延伸爵士和弦配置(Em11)。將以上融匯到一起就構成了一首飽滿且令人驚奇的歌曲。

Shafiee所彈樂器

Guild JF4-NT;Addario EJ17磷銅琴弦(.013–.056),1弦換為.017,3弦換為.024非鍍膜琴弦;Dunlop Max-Grip Jazz III和黃銅US Blues BWC 2mm撥片;Kyser變調夾。

Tashi Dorj

TASHI DORJI

90年代早期,還是青少年的Tashi Dorji一直生活在不丹王國偏遠的喜馬拉雅山區,需要走很遠才能聽到除傳統音樂之外的其他音樂。他表示:“那時我看不到電視,也沒有網絡,而且那里也沒有樂器店,所以,有條件之后,我淘到了些盜版磁帶,比如Nirvana的Bleach。”

Dorji在15歲的時候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那是一位移居瑞士的鄰居留下來的老舊尼龍弦吉他,他模仿盜版磁帶和廣播中的演奏,并從那些學習吉他演奏的朋友那里聽取演奏建議,從而完成了自學。現年40歲的Dorji表示:“我自學基本都靠想象、借樂器并通過其他人的建議完成的。整個過程還挺不可思議的。”

Dorji印象最深的就是Ry Cooder于1993年和魔漢維納琴(一種印度斯坦滑棒吉他)樂手Vishwa Mohan Bhatt聯合發行的專輯A Meeting by the River,“這張專輯對我影響很大,因為是它促使我創造自己的調弦,我很喜歡那種粗糲開闊的音色,也是我在即興演奏方面最早掌握的知識。”

2000年,Dorji搬到美國,在沃倫威爾遜學院學習音樂,這是一所位于北卡羅來納阿什維爾的小型藝術院校。在這里他更容易接觸到各種音樂。他住在一處叫做The Big Idea的藝術街區,在這里他十分醉心于實驗性音樂研究。Dorji表示:“這里開闊了我的視野,讓我接觸到很多很棒的音樂,同時也提高了我的演奏水平。”

Solo Acoustic Vol. 13

直到Dorji在一家頗有影響力的樂器店發現了Derek Bailey的一張名叫Ballads的專輯。Dorji表示:“這張專輯真的是太深奧了,自從Nirvana之后我第一次感覺到了那種火花。我還記得聽Ballads的感覺就像是,‘這到底是什么?’這張專輯完全改變了我的想法與感受,Bailey的演奏幾乎有種無政府主義的意味,這很吸引我。”

他的專輯Solo Acoustic Vol. 13(VDSQ)分別在美國和不丹錄制完成,Dorji在其中演奏尼龍弦吉他,他的演奏方法仍舊如常,可以從頭到尾即興演奏,包括調弦。“我的方法很簡單,在錄音之前給自己留出些空間,然后進到錄音室,坐下后開始演奏,演奏出的音樂并不完美,且變化無常,我來自一個信奉佛教的家庭,我的音樂也受到它的引導,演奏起來毫無保留。”

詳細觀察

Dorji演奏的所有音樂,甚至是調弦,全部為即興演奏。盡管他并不記錄這些調弦,但也可以聽過聆聽空弦音和自然泛音從而推測出來。練習3中為Solo Acoustic Vol. 13(VDSQ)“Choose Sides”中的初始樂句部分。在1–4小節中,Dorji形成了一種B增三和弦,在低音G和D之間來回交替,而在接下來的4小節中,他開始演奏B大三和弦,Dorji所有的作品都會讓人感到十分熟悉同時又十分深奧。

Dorji所彈樂器

一把使用D’Addario EJ17磷銅琴弦(.013–.056)的Hohner HW605,搭配Martin M120鍍銀古典琴弦(.028–.043)的Ibanez 2839。

Leave a Reply

苹果机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