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Guitar Company & Circle Strings品牌制琴師Adam Buchwald

制琴師執著追求為吉他手們制作更好的吉他

NICK MILLEVOI撰稿

從最初在Froggy Bottom Guitars制作吉他,到創立自己的品牌Circle Strings,Adam Buchwald自19世紀中期起從事高端定制原聲吉他制琴師的工作,已經制作出幾百件精致的吉他成品,手藝精湛能夠禁得住最嚴苛的眼光細致評判。也因此當我在他位于佛蒙特州充滿藝術氣息的伯靈頓南段店鋪內,看到七把外表非常樸素簡約的吉他時會深感詫異,不禁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Buchwald做了一輩子的音樂人,他說“我想為努力工作的音樂人們制作吉他,而我認識的大部分音樂人都買不起四千美元的定制吉他。”

當時我正站在樂器店內被一屋子吉他環繞著,幾把非常華麗用料講究的客廳吉他格外吸引人,此類吉他占Buchwald作品的一大部分,因此聽這話覺得有些好笑。但這位已到不惑之年的制琴師解釋說,對努力工作的音樂人的關心讓他創立了Iris Guitar Company,以及該公司新的樂器產品線。該產品線目前包括一款型號,即OG。他認為這些定價在兩千美元一把,基本采用歐洲云杉面板和桃花心木背側板制作的Iris吉他,與他手下出產價格更高的Circle Strings品牌吉他音質效果一樣出色。

Buchwald與另一位同事Nick Durkee一起,在Circle Strings品牌吉他出產的同一間工坊內制作Iris吉他。因此可以輕易給兩個品牌的吉他作一個對比。一位訪客彈奏起自然色漆面的Iris,我邊聽邊不禁注意到這把吉他洪亮而豐富的音色。當我自己試探一把旭日色吉他時,立刻就注意到了中頻段的響應,能夠讓人聯想到Gibson LG-1,同時漂亮簡潔的外觀與低頻聲音的深度與清晰度又彰顯其獨特氣質。

Circle Strings與Iris Guitar兩家公司都與Creston Electric Instruments位于同一棟大樓,制琴師Creston Lea在此處進行定制吉他制作。Buchwald在紐約布魯克林地區創立Circle Strings之后就搬到了這里。Buchwald在此地與制琴師Bob Jones共同學習并一起負責Retrofret的維修部(《原聲吉他》雜志的特約維修專家Mamie Minch也曾在這家古董吉他店工作過。)后來他搬到了佛特蒙州中部從事制琴教學并在Vermont Instruments擔任修琴師。其后他還在Froggy Bottom Guitars擔任過制琴師。

2012年,Buchwald決定專注于Circle Strings的相關工作,很快訂單就如雪片般涌來。他說:“其中很多都是Creston的客戶,我剛來的時候他向很多人介紹,還對一些自己的客戶說我從事原聲吉他制作,正在籌措開設自己的店鋪。”

去店里探訪過后,我又與Buchwald在電話上交流了Iris系列吉他以及相關話題。

你最初是怎么產生制作平價吉他系列的想法呢?

大約在兩年前,有很多想買吉他但又負擔不起Circle Strings的人。他們一般是努力工作的音樂人,或者是可支配收入不多的年輕人。另外,Circle Strings多數吉他僅開放定制渠道,將自己概念中的吉他描繪出來對很多樂手來說也有難度,萬一定制出來不喜歡怎么辦?這些顧慮我都懂,我自己作為玩音樂的,要定制那么貴的東西肯定也要考慮很久。畢竟四千美元甚至更多,可是個不小的數目。我對當時的雇員Pat Melvin說過,我們真得出一些平價吉他,能讓樂手們不用費太大勁兒就能接觸到。那時就開始留意制作流程中哪些地方能夠在人工和材料方面節省成本。

為什么用新的品牌來開發這個系列的吉他?

我覺得不應該沿用Circle Strings的牌子,市面上與Circle Strings同一價位的競爭者都是Collings和Bourgeois這種知名品牌,所出售的吉他價位在四千至一萬。我希望新的系列能與這些品牌做一個區分。因為看到Collings與Martin分別推出了更平價的吉他系列,Waterloo和Sigma,但質量依然保持著高價位吉他的品牌標準。

Circle Strings與Iris instruments的區別在哪里?

本質上兩個生產線的吉他,同我其他專為樂手定制的吉他沒什么區別。因為是相同的兩位制琴師制作的,所以音質與舒適度都保持在同一水準。不過Iris系列的琴面裝飾相對簡樸,木材配置也相對普通一些。

Iris OG款吉他顯然受到了Gibson LG-1的啟發,你喜歡LG款型的哪一點呢?

這個琴型對于大部分人都很舒服,不像標準D型琴那么大,曲線優美且能夠放進現成的標準古典吉他琴盒里,這樣就不需要再定制琴盒了。我希望獲得更多低頻響應,所以研究了LG的結構并稍加改動,然后把尾端琴身厚度增加了約0.25英寸(0.635cm),好讓琴音更醇厚一些。總體來說有點像是縮小削肩版的D型琴。

如何降低成本?

這確實是個有趣的挑戰。通過這個過程我拓寬了自己對制琴方式的認知,也因此學到了很多,這令我感到興奮。我很清楚要想將最終吉他價格控制在兩千美元,應該在材料上面花費多少。我們選擇25英寸的有效弦長,因為這個長度不僅易于測量而且很適宜彈奏。從弦枕到12品位置的長度為12.5英寸,與有效弦長的對應關系令尺寸在制作過程中很好測量。我們決定不在吉他上配置任何鑲嵌,只是在琴頭放了個貼花Logo。在這些小的地方節約成本。

我不想用玫瑰木或者貝殼鑲嵌,因為CITES相關規定導致這些材料比較貴。我希望所用的木材價格適中,而且不受部分國家地區禁運的約束。最后找到了庫本斯沃鐵豆木,Martin在一些低端吉他上所用的木材,這是一種非常好且不受運輸限制的替代木材。

我在琴頸結構方面也進行了節省成本的設計。樂手們一般會認為單板琴頸比兩三片拼貼的更好。但用一塊桃花心木制作單板琴頸時,很多木料都被浪費了。如果將琴頭與用另一塊桃花心木制作的琴鍾粘起來,就能節省很多木料也降低了成本。雖然一開始增加了人工用時,但我們摸索出更簡單的操作方式,現在已經將時間控制在與從一塊完整木材上切割制作相同的程度。

Iris吉他是螺釘連接式(bolt-on),這也是為了節省成本嗎?

其實我制作的Circle Strings系列吉他也是螺釘連接式琴頸。我在Martin和Gibson上做了太多燕尾榫插接(dovetails)琴頸,而眾所周知原聲吉他到了某個階段都需要進行重新調試。我認為制作精良結構穩定的螺釘連接式琴頸,相比粘合的燕尾榫插接琴頸拆卸安裝更方便,是更聰明的做法。我個人沒聽出來兩種結構在聲音上有任何區別,我知道很多人說粘合上的琴頸聽起來效果更好,但除非制作兩個除此之外一模一樣的兩把吉他——相同的木頭、尺寸等等,不然如何進行對比證明呢?

正如你所說,Iris吉他的裝飾也沒Circle Strings那么講究

是的,音孔環飾只是簡單的兩圈鑲邊,一般我都會用貝殼或者木質材料仔細雕琢,甚至用三圈貝殼鑲嵌的音孔環飾。總之是更細節精致。

但在整個制作過程中我們節省時間最多的步驟是噴漆。在制作Circle Strings系列吉他時我們會進行孔隙填充,需要用很多時間。一般會進行高光超光滑催化氨甲酸乙酯,或者紫外光固化聚酯處理。然后得靜置幾周時間,再用1500/2000砂紙拋光打磨。這些步驟很費時間,而且還要在裝配時注意避免剮蹭,不然就得重新進行打磨拋光,甚至重新噴漆。

而Iris系列我們只用了一層保護性的啞光硝基漆。不需要進行孔隙填充;不需要將看到的每個木頭縫隙都處理填滿。我們決定放棄這一步驟,盡量簡化表面處理,保持整潔節省人工。最后的成果還不賴,沒有在木頭上堆積太多層處理材料,聲音振動效果更好。

我很喜歡沒有經過孔隙填充的木頭質感。

在制作高端原聲吉他時,必須從各個光源方向不同角度細致觀察吉他表面是否存在空隙或劃痕。哪怕只是在音孔環飾、鑲邊以及包邊上出現一點點瑕疵,花了大價錢訂制吉他的客戶就會說:“這里需要修補。”或者發給代理商的話,他們就會說:“有這種瑕疵肯定賣不了一萬美元,沒人會買的。”另一方面,對于大多數我認識的努力工作的音樂人來說,只要吉他彈奏舒服音色悅耳,誰會在意這些呀??AG

Leave a Reply

苹果机技巧规律